想夏天的冰棍

一个热度与字数成反比的写手

写手三十题 D10 关于神明宗教的故事

神明

被排挤的孤儿
唯一的温暖来自她
长自己五岁的小修女
下意识的在她面前伪装
一直一直被欺负
从小受到教育信奉神明
忍耐,克己

又一次被欺负却在神像面前
没有坏孩子受到惩罚
一个个却因为嘴甜先行受到被领养
不再信仰神明
这城池,真肮脏
除了她,一切都很肮脏

再一次的霸凌到来
反抗并且以一敌十
像头狼崽,被逼到绝路
自己也受伤了
她略带惊讶的眼神
破罐破摔的告诉她真正的自己
有些害怕她的反应
她说
自己做的没错

事被无奈地上报
武术大师天才的评价
成名,人尽皆知
接受训练
潜力无限……吗

宗教间战争到来
主教邀约
真不想见,不过她那么雀跃

为了我们的神明?
抱歉,我讨厌这个伪君子
干脆的拒绝
如果我们输了,你心心念念的修女小姐也随之失去她所拥有的赖以生存的信仰,一切。
主教娓娓道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她这么虔诚的
信奉的神明啊

最终拿起了剑,守护这座城池,守护所谓的神明
出发前的誓师
“为了神奉献我的生命”
身边的人无比虔诚
她却抿紧双唇
能让我做出如此承诺的
只有她

中世纪的骑士会佩戴心爱之人的信物
她想起她和自己讲过的故事
按了按放在心口的手帕
她亲手编制而成

望了眼缓缓关上的城门
静静看着一切
身后是繁华
眼前是荒芜
那么
如她所愿
让天下沐浴在神的光辉之下

好吧,我会为了神奉献我的生命,只因她信奉他
纵使他一直在诅咒我们
修女与孤儿的禁忌之恋吗

百战百胜的她
收复所有失去的城池
嚣张地扩张神的领土
带着锃亮的铠甲
满身的细小伤疤
回到修道院
对她单膝跪下

主教亲自举行的婚礼
拥有两个新娘

写手三十题D9 一个角色写给另一个角色的信
非常愉悦的水了一天
薛洋×晓星尘

“我没怪你。”

突然发现谁给谁写都可以。

写手三十题D8 一个鬼故事
这故事内心os很多hh
看不懂的话来问啊/笑

咔嚓一声,门开了。
女孩迈步进屋。
满屋魑魅魍魉像是被按下开关。
人偶娃娃扯出了诡异的笑容。
吊死鬼伸着舌头从背后拍了拍她。
女孩挥了挥手。
“阿飘,不用装了,他死了。”

写手三十题 D7 让角色进入童话故事中
梗源魔法少女小圆
占tag致歉

小红帽
Le Petit Chaperon Rouge

你有没有听说过,轮回越多,身上因果线便越多。

眼前,一副小卷轴慢慢展开。
“你好,外来者。”
什……什么鬼?
“小红帽,你奶奶生病了,带着这些蛋糕去看望她吧。”
“好的妈妈。”
我们的小红帽嘴上诺着,心中却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过。
她这是,进了童话故事里啊。
还好了还好了,她安慰自己。
好歹,这是小红帽的故事,不是什么蓝胡子红舞鞋之流。
不过……这小红帽倒是有许许多多的版本。
小红帽被吃了的,被猎人救了的,自己从狼肚子里爬出来的,被勒令脱♂光♂衣♂服的。应有尽有。
不知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出门不就好了嘛,她如是想到。
“小红帽,快出门啦,你得在天黑之前到外婆家。”
“妈妈!我”生病了去不了外婆家。
她听见一个声音,似乎是自己的,仿佛又不是自己的。
“知道了,我马上就走。”
妈妈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却被吓出一身冷汗。
想来是没这么简单的。
童话既定的轨迹无法改变。

僵硬的迈开了步伐,小小的身影渐渐的淹没在了成林的参天大树之间。
这树,有些太茂密了,她不安地想着。
林间的小道略有些狭窄,仿佛她的未来一般,看不见尽头。
路边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她却无暇欣赏。
林间跳出了小兔。
/小红帽去逮兔子,误了时辰,见到了狼。
那么,不去便好。
她紧了紧抓篮子的手。

小小的兔儿此时仿佛有了无穷的诱惑力,吸引着她,去玩耍一番。
不行啊。
她向着那兔子越走越近了,最后一刻,总是能勉强清醒,跳远一些。
再这样下去,难保自己不会被诱惑住。
她无奈地想。

所幸,在看到了一块大石头,兔子的诱惑力一下子全无。
下一段的剧情开始了。她猜道。

果然,她已然看到了石头上的狼。
那么,不走这里便一切无事。
接下来,她发现她还是太天真。
她一步一跳地走了过去,与狼唠起了家常,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我要去看我的外婆。”
“小姑娘你休息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狼扬长而去。
她微微皱起了眉。
又是一个,无法改变的节点。
那么,她的作用,到底在哪里。
/小红帽坐在原地休息了一会。
她想到故事情节,自嘲的笑了笑。
她可没法悠闲。
至少……等结局确定下来才好。

即使觉得脚步分外的劳累,她也依旧迈上了那条去往结局的道路。

小小的女孩走啊,走啊。
身边的景色不断不断地变化,而她,穿梭在期间。
“猎人你踏马在干嘛?”
“小小伐木工挡我路你还好意思说?”
……两个版本小红帽里的同一定位角色?
她眼前突然又出现了那副小卷轴。
“做出你的选择吧,外来者。”
这大概便是我存在的意义了。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大汉,同样的满身肌肉,同样的……乡土气息,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披着兽皮,而另一个头上有顶草帽。此时,两个人掐在了一起。均是一脸暴躁,好像和对方有深仇大恨。
莫名的,她有些想笑。
突然,猎人飞了一把枪出来。
“帮老子杀了这个小婊砸。”
伐木人不甘落后。
“小红帽弄死他!”
做出选择……
两者,每一个人结局都还有许多。
眼下,必须做出选择。
她回想着自己的剧情。
之前觉得……这树未免太过茂密了……
也许伐木人有些问题。
打量了下两个人互掐的手。
虽然因为距离有些不真切,但是猎人拿枪的位置并没有应有的老茧。
都有问题啊。她揉了揉皱起的眉心。
猎人吧,她想,这bug有点大。
她举起了枪,手有些颤抖。对准猎人,扣了命运的扳机。
一条因果线,连成了。
猎人成为了碎片,消失在空气里。
伐木人一脸亲昵地上来,与她唠家常。
她松了口气。
希望她选对了。

似乎走了两步外婆家便到了。
剧情的力量,她无力地调笑道,仿佛是为了不这么紧张。
“小红帽啊,这我肚子有点疼,先去边上解决解决哈。”
什么?!
“你”不能走啊,走了我死里面怎么办。
“快去吧。”
操。
不论如何,她还是一个人进了屋子。
小屋处处透着温馨的气息,奶奶的房间便在客厅的边上。
木质家具,她拂了把桌子。落款是伐木人。
也许我是对的。
突然冲出来的奶奶吓了她一跳。
“奶奶您不是生病了吗”
我看不像啊,老人家生龙活虎好着呢。
不对……奶奶身体不好……狼的却……
“小红帽快躲!”远处传来了伐木人的呼喊。
“我当然是啊,我的小红帽。不过想到能吃你,我病都好了呢。”奶奶把嘴张的老大,她都能闻到那一股子血腥味。
随即,一片黑暗。
“小红帽你等等我把你剪出来。”大爷别啊!我还在肚子里戳死了谁负责。
模糊的,她似乎看到了卷轴展开。
“亲爱的外来者,你愿意选择回溯吗。即使结局可能没有现在的好。”
她还有选择嘛。
“回溯。”

她回到了最开始,一切一切的剧情,如初。
不过多了一有诱惑力的蘑菇。她觉得距离似乎是远了,可是好像时间少了。
她再一次看到了猎人与伐木人。
伐木人对她真的仁至义尽了。
但是,抱歉。
为了不一样的结局。
伐木人消失。
第二条因果线,连成。
猎人一脸亲切。两人仿佛一见如故。
“我经常给你奶奶送肉的。”
身边的汉子笑的开朗,她也似乎被感染,笑了笑。
结局,她念叨着。

奶奶家到了。还好,猎人未离开。
“我们……进来了”敲了敲门,却无人应。
拖着猎人小心翼翼地进来。
“碰”似乎是……什么东西掉了。
狼与奶奶缠斗在一起。
猎人举起了枪,对准了狼。
扣下扳机的那一瞬,奶奶与狼人换了个位子。
奶奶,变成了碎片。
犯下错误的猎人一蹶不振。两人双双被吃。

卷轴再次展开,颜色有些变淡。
再次回溯。
她已经习惯了剧情的力量。
不过这次她刚出门……
眼前出现了两条道。
选择,选择。
因果线不断连成。

三条,四条。

你有没有听说过,轮回越多身上的因果线便越多,遇到的事件,也会一发不可收拾。

一次,又一次次轮回。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在结局上倒也适用。她有些自嘲的想。
又一次的死亡。
她想,够了。
卷轴再次出现。
“终止轮回吧,我累了。”
“抱歉,因果孽缘过多导致这个童话世界崩坏。”卷轴终于透明到,消失了
也就是意味着她……卡在这个崩坏的世界里无限轮回,无法离开。

小红帽失声痛哭着。
对着面前九十九条道路。

写手三十题
D6 D19一起写了【doge】
让人物穿越到别的时代,幼化
我终于会只发文字啦

可能会有人说ooc。
但是这不是农药的李白。
一千个人心中会有一千个诗仙。
我想象的诗仙,便是这样。

在下,啊不,我,是李白。
没错,那个李白。
我大概是你们口中的穿越了。

其实穿越也没什么,最主要……
为什么还变成了十岁的样子?
酒都不能喝了啊!
天要亡我。

不过还好杜甫这小子也和在我一起。
凭什么他就没事!
目前照顾我开了家酒吧。
别想太多,清吧。
而我,是调酒师。

这份工作很不错,时不时绕过这小子偷点嘴,还有美女看。小日子过得也是非常惬意。
不过最让我不爽的,是……
明面上我得叫他爸爸。
爸爸!
别以为我看不出他心中的窃喜!
劳资!
也对他干不了什么……还得靠他。
气的我连写了几首诗。
啊相比而言那些美女一个个都来捏我的脸也不是这么难忍。
能看胸呢嘿嘿嘿。

杜甫本身长得便已是帅气,入乡随俗剪了短发之后更是如此,引来无数狂风浪蝶。
而我我其实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喝美酒,看美人,赏美景。
生活,便是如此。
有时想想那有些遥远的大唐,看看那明月。

我们的外貌似乎并不会变化,所以随着时间变化总得换个身份换个城市重新开始。
不过有人一路陪伴,也是一种幸福。

D5 喝到烂醉的场景
红色组苏露异体
ooc有求轻喷

“伊万,陪我。”面前的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壶酒,磕在了两人面前的桌上。
我们的布拉金斯基先生拿起那壶酒,微微动了动鼻子,又再次磕了回去。
“这么小气?不干。”
对面的人却并未因为他有些无礼的行为而生气,甚至那张笑脸的弧度都未变半分。仿佛是预料到了一切。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不指望就出这么点血。”他收回了那壶酒,小心翼翼地又变出了一壶。
这酒,香气四溢。深吸一口仿佛就能闻到其中的香醇以及暗藏的岁月感。
伊万跟着一起笑开,接着毫不手软的扯来酒壶。
看着那人的笑脸抽了抽,想都不用想,是在心疼自己的好酒。
给自己上了满满一杯子。倒得太急太猛,甚至有些溅到了外头。
“你知不知道,在我的国家,酒只能倒七分满。七分酒三分情啊!我们的革命战友情呢?”王耀对于挽回自己的珍藏做出了努力,然而他自己都知道,是徒劳。
伊万心情颇好,不知是因为这好酒还是看到这人久违的吃瘪。
“这酒挺不错,不过嘛……”他略显孩子气的笑了笑“不如万尼亚家里的伏特加。”毫不客气的宣布。
“罢了罢了。一切随你”那人似乎心情也不大好,难得没有与自己争辩一番,倒令他有些意外。
王耀抿了一口佳酿,像只猫一样眯了眯眼,开口道:
“这酒,可是难得的。”
伊万挑了挑眉,微微点了点头,等着下文。
没想到这人说完这句似乎是感慨一样的话之后只是一言不发地一口一口喝着这酒。仿佛……在灌自己。

月色尚好,透过头顶的银杏星星点点的撒在了两人身上,有些不真实的朦胧感。偶尔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格外的静谧。
“这革命战友情呐……”不知过了多久,那人缓缓出了声。
伊万不经失笑。这人死命把自己折腾醉,就是和自己说这个。
不过他更明白,此时他只需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便好。
对面的人开始讲起了故事。
一个古老傲慢的国家与一个小屁孩的相识。
时光再推进,世界天翻地覆,然而他却封闭了自己拒绝前进。
之后,战火纷飞。他少有的输了,很惨。
伊万渐渐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显出了几分认真。他不禁沉浸那人的故事中。
倨傲的他。
固执的他。
以及那个战败了的,无能为力的他。
不同的战争,国家苟延残喘着。靠着人数,靠着毅力,除此以外几乎一无所有,他们终于赢了过去一手带大的敌人。
但是经济,科技,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头疼。被列强所轻视,欺侮。
他感到对面的人流连在自己身上,目光之中含有的深厚情感几乎是吓了他一跳。
似乎是眷恋在回忆中的缘故,那人语气很温柔。
“这个时候,伊利亚就这么出现了。”
这是拿他当那位伊利亚的影子了嘛。冷哼了一声当是回应,心中莫名的不爽。
伊利亚在一片黑暗中向他伸出了手。
技术,经济。
他成为了他的小布什维克。
他把他从泥潭中拉了出来,肩并肩地,与他一起前进着。
他的声音越发的轻柔,似乎是在回顾美好的一切切。流连着,徘徊着。
之后,关系破裂了。
同是骄傲的两个人,撕破了一切合同以及友谊的海报,撒在了对方脸上,自己伤口里。
再之后……
“他消失了。”那声音微颤着。
“我都没能说上再见。”
伊万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他似乎从这声音中听出了些许的脆弱。
即使月色朦胧,依旧能看清那人眼角的微红。
桌上不知何时已经倒着好几个空壶,而王耀似乎抛弃了酒杯,直接拿着酒壶不停的往嘴里倒着。不用闻便能知道那一片的酒气冲天。
伊万轻笑。即使被人当替身,能看到这老狐狸难得烂醉的样子,也是不错的。
原来这家伙醉了是会不停说故事的。

王耀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似乎是说累了,手撑着头靠在桌上。
晚上有些凉了。
他轻轻的走了过去,为他披上了件外套。
也许那位伊利亚是会这么做的。

写手三十题D4 让角色做蠢到不行的事逗笑亲友

化学考试:
如何去除生石灰溶液中的杂质?
她眼角微微抽了抽。
她的化学其实很不错,只是不知道正式的名称瞎写一气导致……
一半的分都没拿到啊……
还必须补考。真是耻辱……
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悲壮的抓起了笔,颇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
生石灰……似乎还是记得的……
揉了揉眉心,她重重的写下了
【高温煅烧】

好了逗笑亲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估计我是个假写手了。

umm要不说下黑历史里妹子的名字好了……
血……血璎
啊qwq!

【愉快的水了一天】

D3 描写最近见过最美的风景
图文无关。侵删致歉
最近看完所以写了。
ooc有,文笔不佳敬请谅解

这个城市终是覆灭了。
死星的光芒汇聚在了一个点,射向了整个城市,再以那个点蔓延出去,一圈一圈放出灿烂的金黄色光晕,震撼,绝对的力量。
代表着毁灭的力量。
飞蛾若是想扑火,便会被火焰的万丈光芒所灼伤。这一刻,他心中浮现的不是悲哀的情绪,而是这一句看起来并无太大关联的话语。
山洞开始不停的晃动,不断地有着碎小的石子掉下,后来便是大块大块的砸了下来。这里也要塌了吧。最终与这个城市一起睡下。
“快走。”琴对他大叫。
“我不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回答。
“我逃避过太多次了,这次我要像个英雄。”

城市的余晖那么的耀眼,吞噬着无数的生命,肆意的绽放着自己。没有尖叫,没有哭泣,一切一切都在这么一瞬间定格了。
这力量,根本不像是人类的,强大,无谓,无可阻挡。
山开始向下沉了,这里也撑不住了吧。
石头还像雨点般往下砸着。
他用颤抖的手拔下了呼吸器,缓缓的,张开了双臂,仿佛要拥抱这熟悉的一切,最后的一切。飞蛾扑火一般。
该死,他的思绪又飘到了别处。
不过。
像个英雄。他默默在心底满意的笑了。
随即,被废墟所吞没。

,写手三十题D2 配合歌词写出文章
曲:GALLOWS BELL
配合音乐食用更佳。/部分为原歌词。【】部分自行理解

我是个疯子。
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我也许是的吧。
大多清醒,充满杀戮的愿望,甚至有时无法控制自己。
我对此鄙夷,疯子是那些神智不清的傻子,我才不是。
所有人,所有人都是这么的渺小。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她了吧。
【少年扭曲脸上出现了类似温柔的情绪】
她,是特别的。
唯一一个愿意相信我,“疯了”之后的我。
她说,这是爱。
她的爱让她和被制服的我一起扔进了这个小房间。
不,准确说,是监狱。
看上去温馨的两张小床,一个花瓶放在书桌上。不过两排空空落落的书架却透出了些许违和感。刻意的“家”的感觉,实际上却显得空洞。对此,我相当嗤之以鼻。当然,没有窗户,门被重重把关。
没有阳光,没有希望。
也许下一次失去控制的同时我也会一起失去她。
“我们在绝望围成的铁栅栏之中。”清明时,我对她戏谑地说。
而她呢,则一如既往的对我捧上了笑容和无偿的爱意。
我真是罪大恶极呢,莫名出现了这种想法。
她与我其实本不是一种人呐。我曾问了无数次她是否要离开,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在确认什么。只要她愿意改口说我是疯子,就能离开了吧。
但是我却还记得虚弱甚至绝望的她坚定的拒绝的话语。
算了,她愿意与我一起下地狱的话也随她。
【少年脸上露出了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我还是,亲手杀死了她。
完全恢复理智之后,我却清晰的记得手穿过她的心脏的感觉。
这天对于我和她来说,应该都是无与伦比的日子。
/一束光都无法企及
已变得冰冷彻骨的 这屋里
临终之际的摇篮
将其彻底摇动吧/
哪怕在最后一刻,她还是对我笑着。
她轻轻张开因为长期紧张甚至惊吓而缺水干裂的嘴唇,对我说了什么。
该死,我记不起她最后说了什么。
或者是,我不敢回想。
懦夫。

/“这双手已满浸鲜血”
“从最初就已万劫不复”
“可我不会后悔”/
她来的第一天,我如是对她说。
“你离开为好。”
她仿佛是被蒙蔽了双眼般,不停地替我解释。原谅着我。
千百次的。
明明我都承认了的罪名啊。
真是个傻女孩。

但是……
她到底说了什么……
那么,我便去找她好了。
亲耳听她说她说过的话。

【少年再一次陷入了混沌之中,用颤抖的身体和所有的生命换来了答案,真是,可喜可贺。】
/“不要哭泣 我一定是”
“期许着 你对我这样做的”
“不要后悔”

“很快就能再会的”
“已经没事了”
“没事的 你一定是”
“没有发疯的 我相信”/
我,
想起来了,
最后。
【祝福的钟声响起,灵魂也会变得轻盈吧】
【夙愿得偿的少年去见了他的爱人呐】

写手三十题D1 重写黑历史
本来发过一次,结果没注意到画质压了,现在重发x

没有任务的第五天。
虽然不用时时担心性命问题但是
“无聊啊!”心中不由得一声长叹。
望望大家似乎也都无所事事的样子抱着手机狂玩。
“我出门了”想了想还是报了个备
“行。”
“一路顺风!”
“东西带了吗?”
带了,心里默默回答。
“死在外面的话打个电话我好帮忙收尸。”
哦。果然不该指望这群没心没肺无情无义的家伙。
撕开棒棒糖的包装,塞进了嘴里,面无表情的慢慢晃出了小小的店铺。

外边,阳光正好,撒在行道两边的树上再蔓延出一道金黄的光撒在地上,显出一个个圆圆的斑点。
可惜,对于她这种人来说大概只想着“这光真像钱”以及“这天气一点都不适合抢劫越货杀人放火”。

“让一下!哎!那个女孩子让一下!”
自行车铃声喝着充满了活力的声音,事不关己地想道,身体随着本能微微一动,让开了预计的位置。
下一秒,那人车把手上的书包重重的撞在了她肩上。她感觉自己万年不变的面具似乎裂开了一条缝,透出了惊讶。
怎么会有人傻到把书包挂在车把上……
不过也是自己没能考虑到,她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似乎久违的,疏忽了。
因为天气原因放松了,没诚意的检讨了下自己。不过……

眼中闪过一道黯色的光,手上微微转动了下手表。
她可从来没怕过。

又是一个意外。
没有想象中的狂风骤雨,有的只是男生停车跳下的声音。
“waaaaaa!妹子你没事吧!我我我错了!抱歉抱歉真的很抱歉!我我我今天赶着去打球骑得快了些啊啊!咳咳我刚刚说了让一让来的……啊不过撞到你就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做这行的……还有这么话痨的?不该一个赛一个话少?!
哦,某个炸弹妹不算。
微微放松了一点点,转头看向了来人。
与他的声音的形象相符,这是个很有活力的男孩,一米八左右,身上穿着普通的运动服,一头头发被风吹的有点乱。那只罪魁祸首书包还在把手上晃来晃去,用来放包的篮子里放了只篮球。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个人没有敌意,而他的姿势看上去对自己并未设防,不,就是毫无防备,肌肉都放松着,此刻还不停的低头认错。
活像只金毛犬。

“哇妹子你眼神好可怕。”
既然确认没有威胁,那么。
默默地把表转回了原处。
“对普通人要微笑。”幽灵说的话一般比较靠谱,听一下比较好。
调动了许久不用的面部肌肉,勉强扯出了个僵硬的笑容。
“哇妹子你笑了诶,果然还是笑笑好看点。”
……
难得的和普通人打交道的机会。
没有勾心斗角,无需紧绷神经。
若是这人没有执意把他送给自己五岁妹妹的棒棒糖塞给自己做赔礼就更完美了。
别说,味道不错。
她嘴角勾起了微微的弧度。